教程培训

六公分长,两毫米深的划痕,又是在实木桌面的最显眼处,张松一边检查一边皱了皱眉头,确定好方案,动手开始修理:

“用胶水给它填满再打磨,等摸到都平了的时候给它去着色。像这种是比较高端的材质,不能做实色遮盖,这个只能用半透,这种是返金的材质,反正挺难搞的,也是有一定难度的。”

打磨,着色,还要和木质纹理、色泽相匹配,有时需要用木纹笔一点点的画,有时候需要擦色,无痕修复。边边角角还好,遇到显眼、着力的地方就非常麻烦。

只有自己满意的成品 ,才能交给客户
家具保养不当出现的裂纹,沙发面破损,搬家擦破的昂贵红木雕花等等,从业十年的张松都能轻松搞定。他说,吃手艺饭的,得一边钻一边悟,还不能怕吃苦,才能做出满意的成品。

干这行非常辛苦,每天全城跑着上门服务,连个节假日都没有,遇到棘手的订单,有可能和徒弟两人得忙活两天才能完成。